侑季

逆行。

为何推生驹,其实一开始的理由迷迷糊糊得我差不多都记不清。
就记得当时看斗狗前几集,考察她们几个乡下来的(……)对东京的熟悉程度,才在大城市待了五周的生驹连问路都不敢,四十几分钟的路程花了一倍多的时间才到达目的地。但是就在这之后的几期,为了一单ぐるぐるカーテン祈愿的企划,和老桥飞鸟小南一群人到北海道宣传派发纸巾。明明是前段时间甚至都不敢和陌生人搭话的生驹这次一直站在最前面,询问店员,甚至更进一步的请求贴上海报宣传。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女孩内心的成长和强大。
之后,作为官方对手在AKB的剧场里说出“有个必须超越的目标 是AKB桑”、在第一次的舞台剧まっつん想要放弃时崩溃大哭、在六单发表站位后,在夏日空旷的后台如释重负跑着大叫着“痛快了”、在所有人包括身边的成员都不能理解和接受的情况下,毅然选择兼任AKB。
作为最初的CENTER承受多少压力无法想象,无论如何都将乃木坂放在一位的她是令我敬佩的。
其他让我觉得可爱和帅气的瞬间数不胜数,但这是让我觉得“推她是正确不过的选择”最大的原因。
看纪录片时那句“为什么她要承受这些责备呢?为什么要让她哭泣呢?”也是直接让我绷不住眼泪。
一路补档下来,亲眼看到了她成长的过程,正是经历了种种,现在的她已经很不一样了。看着她坚定的眼神就知道她小小的身体里有多大的能量。
我也希望她的努力是一定会有回报的吧。

评论
© 侑季 | Powered by LOFTER